文/黃欣妏

葉媽媽擔憂地帶著就讀小學三年級的小齊(化名)來找我。媽媽陳述:「最近小齊告訴我,他常做一些很奇怪的夢,夢到殺死姊姊;也曾夢到跟姊姊一起跑步,姊姊身體越跑越小,變成了妹妹,然後他把她絆倒。小齊是不是有問題?是否有攻擊性格?怎麼會做這麼恐怖的夢?」我請媽媽先不要擔心,在治療室外等候,再請小齊進遊戲室。

小齊進遊戲室後顯得較為輕鬆,他在櫃子中拿起一個小男孩與身材較高大的女孩放在「沙箱」裡,兩個人開始扭打,並說:「我最討厭妳,我要打死妳!」過了一陣子,小齊玩得差不多了。我問小齊:「最近有沒有做很奇怪的夢?」小齊幽幽地說:「老師!夢跟現實是不是相反的?如果一個人在夢裡死掉,其實現實生活是會長壽的?」

我進一步問小齊做了什麼夢?小齊描述的與媽媽差不多,說完後就指著手中被打趴的女孩說:「我很討厭她!她都喜歡跟我搶東西,又愛跟我吵!」我問小齊:「你很常跟姊姊吵架嗎?」小齊說:「對呀!幾乎每天!她很討厭,跟我搶電動又搶電視!什麼都要爭!」

我問他:「你在夢裡殺了姊姊,其實也很有罪惡感、難過?」小齊過了幾秒眼睛含淚說:「夢應該是跟現實相反的,對不對?其實姊姊是會增加壽命的。」我告訴他:「你因為姊姊常跟你吵架、爭東西,所以很氣姊姊,姊姊年紀較大,你又吵不贏她,所以氣到想打死她,但另一方面也很擔心姊姊真的會死,希望她長命百歲?」小齊點點頭不說話。

諮商結束後,我向葉媽媽解釋,在「完形治療學派」中,夢是一種「投射」,小齊在生活中常與姊姊發生衝突,對姊姊有較多負面情緒,而在夢裡「殺死」姊姊就猶如在沙箱中的故事,對姊姊的不滿透過夢獲到宣洩與滿足;至於姊姊越變越小,則投射了小齊希望自己力量變大,才能打敗姊姊。這個夢其實是呈現了手足間的競爭與衝突,須做改善,並非媽媽擔心的小孩原本性格問題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黃欣妏心理師的部落格

黃欣妏心理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